“扫一扫”
CBF

解放军原情报部高官(姬胜德)刑满出狱 近照曝光


发布时间:2020-05-14 11:24:50    来源于:大发棋牌牛牛

摘要:日前,有记者在推特(Twitter)发文称,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少将姬胜德日前刑满获释,引发外界关注。

日前,有记者在推特(Twitter)发文称,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少将姬胜德日前刑满获释,引发外界关注。

▲姬胜德(右)与友人合照。

据《星岛日报》引述此上消息称,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少将姬胜德于5月9日刑满获释,并转载他和另一人的近照。

姬胜德,中共元老姬鹏飞之子,官至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副部长,少将军衔。1999年,因涉及厦门远华走私案和出卖情报牟取暴利2000多万,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由于姬上诉,2002年,由死缓改为无期徒刑。 

01 落网内情

姬胜德,姬鹏飞唯一的儿子。姬鹏飞,中共元老,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其母许寒冰,革命家、外交家,新四军老战士,曾任外交部非洲司、领事司副司长。 

▲姬鹏飞

姬胜德原任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部长一直由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兼任)。1998年初,姬胜德曾临时主持过情报部工作,后在审核中发现其生活腐化糜烂,常和不正经的人往来等,所以军衔一直是少将,职务也一直是副部长。 

姬胜德是美国、台湾策反对象,而姬胜德本人似乎也有出走或至少是留后路的迹象,他秘密将妻儿安排到美国定居,其妻在美国有巨款存款和两座价值百万美元的豪宅,在美籍华商钟育翰涉嫌非法政治捐款一案牵涉姬胜德,被美国媒体大肆报道后,北京高层才知道其妻之事。 

1999年3月中旬,姬胜德在珠海接获通知,让他赶回北京玉泉山参加军委扩大会议。姬胜德赶到会场,发现气氛不对劲,无人跟他打招呼。只有迟浩田对他说:近年来你的业务很忙,该休息休息了。迟浩田接着宣布:经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中纪委、军纪委决定:自即日起对姬胜德留点审查(即隔离审查)。

迟浩田问姬胜德:你有什么话要讲?姬说:我父亲知道没有?我想见见张万年、尉健行。又说:我会老实交待我的生活问题的。在他身旁的中纪委副书记、军纪委书记周子玉立即对姬说:如果只是生活问题,会对你采取留点审查措施吗?有什么问题,你很明白,组织也很清楚。

02  姬胜德的三项罪行 

姬德胜在留点审查期间,仅交代了曾奸污女青年、中资港商的金钱等问题。到了1999年6月,由军纪委书记周子玉、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代表军事检察院对姬德胜宣布:依法逮捕。判处死刑,姬德胜听了宣布,当即瘫倒在地。

1999年8月初,军事法庭开始对姬胜德案进行审理,认定姬胜德犯有三项罪行:

一、收受犯罪集团人民币、美金、港币贿赂,折合共计人民币2130多万元,其中有1590万元被他套汇成外币,在外国开设了私人账户;

二、挪用、侵吞军事用途的资金975万,已挥霍和给家属在海外置业达900万元人民币;

三、长期隐瞒、欺骗组织其配偶加入外国国籍的事实,隐瞒本人和社会上、中国香港、外国组织的不正当关系,并透露、泄露了军方机密等。

这三项罪行中的任何一项都足以量判死刑。中央军委审议意见是死刑,中纪委审议意见也是死刑。中央政治局审议时,支持军事法庭审议的意见:死刑。 

03  姬鹏飞为子请命不成自杀

当时正在北京香山养老的姬鹏飞得知其独子罪行足以判死刑后,先后四次写信给江泽民、张万年、迟浩田,请求宽恕姬胜德,免其一死。

▲李嘉诚陪同姬鹏飞参观香港国际货运码头

姬鹏飞还向薄一波、宋任穷、万里、宋平、谷牧、张爱萍等老同志请求协助,向中央政治局陈情。但这些老同志都很为难,主要因素是姬胜德长期隐瞒、欺骗组织,本人身居要职却与外国有不正常关系并泄露了军方机密,这些罪行过于严重,致使他们不愿、也不敢为其说情。

2000年1月中旬,中纪委、中央办公厅派出中办主任王刚,到北京香山姬鹏飞养老处,作了简单答复:中央和江泽民同志看了来信,作了郑重讨论,认为姬胜德案情十分严重,在党内、军内已引起公愤,对于量刑,将按法律程序进行,并请姬老平心些,安度晚年。

王刚在谈话中透露:死刑是难免的,但能推迟一、两年执行。姬鹏飞认为其子必死无疑,听了之后,破口大骂:凭我和老伴为党为国奋斗近七十年,就不能刀下留情,给我独子留条命!

2000年春节前夕,中共中央对老同志进行登门拜访,被姬鹏飞拒绝了,并说:我要见儿子!他又向中央提出要求,能否让姬胜德春节时回家一聚,再返监狱服刑?得到的回答是:根据现行司法规则,疑犯不能假释返家过节。

于是,姬鹏飞相约了十多名平日来往较近的老同志,节日到他家聚餐,趁此商议一下如何为免儿子一死作最后的努力。但结果这十多名老同志都托词节日忙,婉拒了到姬府聚餐。

2000年2月8日中午,姬鹏飞在书房写了遗嘱之后,用红酒吞服了三十多粒安眠药片入睡了。工作人员发现后立即将他送301医院抢救。

姬鹏飞被送到医院后已处于临床死亡,但院方仍用生命仪器和药物来维持微弱的心脏跳动,是为等候中央指示如何宣布他的死亡而采取的延续生命措施.到2月10日中午,生命仪器也无能为力了。

▲许寒冰(右)

姬胜德出席其父的追悼会,是其母许寒冰奔走求情求来的,是许寒冰哭到薄一波家里请求的。高层批准同意姬胜德出席追悼会,张万年提出了附带条件:必须遵守规则,追悼会结束后必须返回,不能送灵车至八宝山火化场。

如果在会场搞事,要承担一切严重后果。对此,许寒冰、姬胜德都签字作了保证,姬胜德才得以出席其父的追悼会。

04  姬胜德两次自杀 

姬胜德参加完父亲葬礼后,被关在总参监护所,他感觉前途更加无望,于8月13日用牙刷柄割脉,并吞服70多片安眠药自杀,经抢救幸免于死。

许寒冰要求江泽民准予姬胜德以高血压症为由保外就医被拒,又提出每周探望三次、送食品不受限制的要求遭拒,许悲愤难抑,2001年9月14日晚吞服安眠药自杀,被301医院抢救过来。 

200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庭认定姬胜德收受赖昌星巨额贿款,并有数千万港元资产说不清楚来源,检方指控受贿罪、贪污罪及挪用公款罪等多项罪名成立,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姬胜德不服上诉。

高层认为姬胜德曾在收集情报等工作方面对国家有过重大贡献,他在后期能主动交代问题,积极退还赃款,并主动揭发其他人的违法乱纪行为,有立功表现。 

2002年终审判决将姬的刑罚由死缓改为无期徒刑。由于姬胜德患有严重心脏病,法院准许他保外就医,姬胜德被送到京郊一军队医院治疗,直至此次刑满释放。 

但同案其他人则没有那么幸运,通过对姬胜德通谍、走私、贪污等问题的调查,在总参就至少牵出十余人,2000年12月,引发总参情报部出身的国防部美洲大洋洲局长徐俊平大校于叛逃美国。

(责任编辑:陈尘)

近期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