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将秦光荣和白恩培拉下马的神秘商人现身!


发布时间:2020-05-07 10:45:18    来源于:大发棋牌牛牛

摘要:白恩培、秦光荣是前后两任云南省委原书记,曹建方是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这些省部级大员都以苏洪波为座上宾。

 “交往当中,秦光荣叫我的名字,洪波这样子。白恩培叫苏总,曹建方也是叫苏总……”

“秦光荣对我那么客气那么尊重,白恩培对我那么客气那么尊重,旁边坐着吃饭的人感觉就不一样了……”

白恩培、秦光荣是前后两任云南省委原书记,曹建方是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这些省部级大员都以苏洪波为座上宾。

苏洪波,一个普通的商人,为何与两任云南省委书记那么亲近?他有何种能力,竟让云南一些领导干部以能攀上他为荣,以能进入他的圈子而觉得有面子?

这位神秘商人苏洪波以政治掮客的身份出现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5月6日发布的案件警示录中,首次披露了他与云南官场的往来。此前,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预告称,将于5月7日播出《政治掮客苏洪波》警示教育片。

01  到底有什么来头?

苏洪波,男,汉族,曾在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

苏洪波

“1989年,我到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任接待科科长。我在省计委培训中心那个地方,认识曹建方(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已被查处),很多领导干部,都是在这个地方认识的。”苏洪波说。后来,他下海经商。

苏洪波说:“我没有什么背景,我所有这些东西,我应该这样说,我可能从头到尾,算取巧比较多了。”

苏洪波说自己取了巧,是什么巧呢?一个商人,怎么就能取得白恩培、秦光荣的信任呢?

原来,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白恩培邀请某领导吃饭,巧遇苏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饭的一群人,其中不乏领导干部。为凑热闹两桌客人合成了一桌。当天,白恩培通过这次吃饭认识了一些领导干部。

也是通过这次吃饭,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在北京关系广、有人脉,手眼通天,能帮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与苏洪波的关系。

02  在省委书记面前拍桌子走人

“我每次到昆明来,白(恩培)都会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领导,8点钟,他老婆都会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谁,8点钟都会回来陪我喝点酒,聊聊天。”苏洪波说。

2016年10月,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被判死缓,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经审理查明,白恩培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6764511亿元。

当然,靠碰巧是不长久的。苏洪波并不傻,他处心积虑要释放信号、做点“事情”给云南的干部看看,不断加深别人对其“来头大、靠山硬、关系广”的印象。

在省委书记面前拍桌子,是苏洪波有意为之:“吃着吃着不高兴了,我拍桌子就走。后来很多人跟我说,当时很多省里人都在,就传得很广,说这个人省委书记的饭局他都敢拍桌子就走。所以有一帮人,就愿意和我打交道了,那么自己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其实是很简单的套路和把戏,但恰恰击中了一些党员干部的“软肋”。苏洪波利用所谓的官场“潜规则”,让一些“精神缺钙”的干部把他奉为“能人”,刻意攀附,唯恐不识。

“自然也希望通过他和省领导熟悉,通过和领导的熟悉,是为自己的工作环境创造条件。当然也希望通过这个方式,得到领导的认可。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圈子文化,一种依附的现象。”一位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说。

渐渐地,苏洪波在与一些云南干部打交道、一起吃吃喝喝中,就以“代言人”自居,甚至与一些省级干部吃饭时,都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一些厅级领导干部对其毕恭毕敬,生怕得罪。

“我也有意识无意识地把一些东西跟他们说一说,他们就觉得我不一样。后来觉得这个东西对我还是挺有用的。曹建方有些什么事情,还让我去跟这些人说。这样假如我要做些什么事情,我要办个什么事情,非常方便。”苏洪波说。

“其实他就说那东西,感觉派头很大,口气很大,但是不会说得很具体。曹建方称他为首长,毕恭毕敬。”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说。

说话说半句,故作神秘,称谓有讲究,不说职务说“首长”,苏洪波包装自己的手段可谓煞费苦心,收到的效果也很明显,很多干部就被他给忽悠住了。

03 秦光荣每天陪他散步

苏洪波还上了秦光荣的忏悔录。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披露,秦光荣在忏悔录中承认了自己想通过苏洪波攀高枝,谋取更高职位的愿望。

秦光荣担任云南省委书记后,对苏洪波既忌惮畏惧又讨好拉拢,在选用干部时,秦光荣主动向苏洪波表示:“你有什么合适的人可以推荐过来”“要换届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说”。

只要是苏洪波向秦光荣推荐的干部,秦光荣都予以关照或重用。云南省原国土资源厅厅长林耘埜就是通过搭上苏洪波的关系,一步步走上了副厅级、正厅级领导岗位。

“秦光荣当省长,我把林耘埜跟秦光荣做了引荐。后来林耘埜给我打电话,他讲苏总,谢谢你啊,领导已经跟他说了,他当厅长了。”苏洪波说。

林耘埜

在描述与秦光荣的交往时,苏洪波说:“秦光荣,我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说书记或者省长我们吃顿饭,没有这样过。吃饭都是他主动安排的。他让曹建方安排我吃饭,我来了,他都要来陪我散散步,每天都陪我散散步。”

苏洪波很重视营造自己来头大、靠山硬的感觉。在这个过程中,秦光荣也“帮了忙”。“我跟秦光荣就明说了,我说,领导希望你能跟我去站下台,昆明市我打交道比较少,你能不能跟我撑撑面子。他说,可以啊,去。”

苏洪波通过秦光荣等打招呼,违规获取工程建设项目;向重点资源领域等推荐、安插干部,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建设项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例如,仅环湖南路等工程,苏洪波就获利1.3亿元。

秦光荣于2019年9月被开除党籍,并于同年11月被提起公诉。秦光荣的处分通报中提到,他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肆无忌惮聚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在职务晋升、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来源:CBF聚焦(cbf_au),有料有见解的时政杂谈,欢迎关注。

(责任编辑:陈尘)

近期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