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训诫发哨人”蔡莉被起底 裸官和双面人加于一身


发布时间:2020-03-17 12:01:20    来源于:大发棋牌牛牛

摘要:最近被推到了风头浪尖的这个人就是武汉中心医院的书记蔡莉。

最近被推到了风头浪尖的这个人就是武汉中心医院的书记蔡莉。

可能有些读者对武汉市中心医院还不了解,这里先提供一份公开的数据:截止目前,武汉中心医院有四名医生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朱和平(眼科副主任)、江学庆(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李文亮(举国关注的英雄医生)、梅仲明(与李文亮同科室,合称“明亮组合”);

有四位医生濒危:王萍(副院长)、刘励(伦理委员会)、易凡(胸外科副主任医师)、胡卫峰(泌外科副主任),“有的全凭外部医疗手段支持、维持生命”。

该院最新的感染总人数并未有更新。网上有了两份数据:一份是31人确诊,还有一份是68人确诊。另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武汉中心医院该院达到确诊标准的医护人员达230多人,仅仅该院急诊科被确诊的就有30多人。

造成如此悲惨的结果,蔡莉“功不可没”。

医院管理混乱无序,风险意识薄弱,导致非战斗减员严重!——多位采访对象在受访时表达了对书记、院长的不满。

一位医生认为他们临床经验不足,“他们一个原来是搞教学的,一个是卫生部门官员。”另外一些人则提及,“有官威”“什么都不准说(新冠病毒),哪个说就追责”“人家提意见,也不让说,不重视,搞得我们底下人愤愤不平。”

日前,继《人物》杂志之后,《南方周末》发文,进一步披露武汉中心医院高层打压“发哨人”细节,指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蔡莉等人严苛压制医护人员对外透露武汉肺炎疫情,并迫使他们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接触巨量新冠病毒。

《南方周末》11日发表文章披露,即使在数百医护人员感染,多人死亡之后,武汉中心医院的院长和书记,从疫情出现后长达3个月的时间里,都没有去现场看望倒在防疫一线的员工。

直到3月8日,该院的负责人在厚厚防护服的包裹下,去隔离病房看了那些倒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

照片上,院长彭义香做出了一个胜利手势。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里混沌无序,白日灼心。数名医疗骨干倒下了,还有几名在抢救,200多名在治疗,这是谁的胜利?

另外,蔡莉3月初被中国卫健委命令必须24小时呆在医院之后,立即给自己安装了床、淋浴设备,因为洗澡怕冷,还装了浴霸。

有内部人士给 自媒体@章北海的自然选择 供料,“医院所有职工的微信号都被监察科监控”,“领导决定一切。”

李文亮医生在被训诫之前早就被院方严厉批评过了,急诊科主任艾芬身为教授,研究生导师,也不能逃脱监察科的耳目。

当初,蔡莉在训诫李文亮、艾芬时说:

“你视武汉市自军运会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

你是影响武汉安定团结的罪人;

你是破坏武汉发展的元凶!”

在朱和平、李文亮等医生去世后,蔡莉严令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不许发朋友圈,不许在微信群里传播类似的消息。如此冷血,没有人性,真是匪夷所思。

在医院的强压之下,没有人再敢发朋友圈悼念。87位群成员的甲乳科室群,同事们把头像全部换了蜡烛图片,只留下一张照片头像,那是已经去世的江学庆本人。

这是无声的抗议,无声的呐喊,和泪流心底的纪念!

送走一位又一位“好兄弟”、“老大哥”,中心医院进入了史上最痛苦的至暗时刻。

一位知情者更举报,蔡莉对医护人员凶残无情;但她的女儿成绩不好,却能进入当地最好的中学,并且是最早在武汉开着宝马7系、出入奢华场所的官二代之一。而作为一个该级别官员的工资,无论如何也买不起那样的豪车。

还有知情人称,蔡莉将其女儿送到国外野鸡大学读完本科又在国外野鸡大学读完硕士,后将其女儿送到江汉大学当老师。其女儿扬言,她家除了她妈妈,其他人都是有加拿大国籍。

蔡莉

也就是说,蔡莉是个典型的裸官!

资深心理学者谭刚强认为,导致李文亮等人死亡的“直接责任方”是武汉中心医院的负责人;他指该院高层对下级医护人员和患者生命的漠视程度“让人愤怒”。他认为,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哪怕只是作为替罪羊,也应该被问责。

他说:“舆论在这里引爆,因为中心医院死了这样多人,所有的焦点现在都集中在那里了。人死了这样多,书记和那个院长都没有去,也是因为舆论大了以后他们才去,对患者、对自己的员工,都是一点没有人性。”

在《南周》这篇报导之前,《人物》杂志月初专访了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专访文稿《发哨子的人》在10日刊发。

受访者艾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第一手的见闻,从一个医护人员的角度,叙述了武汉疫情发生、发展、发现到公开的过程。

因为隐瞒疫情,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付出巨大代价。各个科室亦有人“中招”。医生们一个接一个倒下。艾芬叙述,仅仅急诊科,就有40多人感染了。

艾芬说,她现在的感觉是“后悔”,后悔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看到同事一个个倒下,更觉得当初应该大声疾呼。“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她说。

希望匿名的法学教授周先生指出,蔡莉和彭义香这种人日后被抛弃是必然的,但现阶段估计官方在权衡利弊,因为这些人一旦被问责,他们也会甩锅给他们的上级。这会让各方都难堪。

周教授说:我估计到迟早会撤职的,但是目前的话,可能在掂量。因为他们实际上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的行为。现在他当然不会说话,只要追责的时候,他就会把上面卖出来的。现在像他们这种人呢,非常自私,然后他又非常穷凶极恶,是没有什么人性的,他才不管别人的死活。

(责任编辑:陈尘)

近期热门资讯: